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千年古藏手工艺 焕发时代新生机——尼西黑陶传承人的故事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尚禹发布时间: 2017-06-18 11:36:35来源: 国际在线


尼西黑陶第七代传承人郭军华

陶瓷,是勤劳的永利娱乐场人千百年来智慧的结晶,可以说是最能代表中华文明的符号之一。可您听说过黑陶吗?位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尼西乡的汤堆村,是一个以盛产手工黑陶而闻名的村子。靠着黑陶,当地村民不仅传承了一些濒临失传的藏族文明,更打开了一扇脱贫致富的大门。

从香格里拉西北沿214国道一路驱车往北,穿过高山深涧,我们来到了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海拔三千米的云南尼西乡汤堆村。这个藏族村庄有着悠久的制陶历史,当地民间的制陶工艺已世代相传了两千多年。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尼西黑陶第七代传承人郭军华的家。


尼西黑陶第七代传承人郭军华

郭军华,藏文名叫当珍批初。从小跟着父亲学习制作黑陶,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四十年的时间了。郭军华介绍说,他们家祖祖辈辈生活在尼西。依托这里独特的矿物质土壤和环境,黑陶成为了尼西的特产,独一无二。而能把黑陶制作成为一件既能日常使用的炊具,又能当做工艺品和装饰品,尼西制作的工艺流程也是不可复制的。因为首先在原料的选择上,尼西就有独特的优势。郭军华说:“采土是要采那个三种的原料:红黏土,还有一种叫风化石,还有一种是石英石,搭配起来,晒干以后还要去冲、打。那么这个陶土好的一点是含铁和锡,这两种在原料里是最好的。外面的人,福建啊、景德镇的人,他们从这边带了一些土可能去化验过,化验之后(发现)可能在成型和做产品方面很好,所以他们想把这个山搬到福建和景德镇。我们村也开了一个大会,开会后大家也觉得这是一个宝。”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光是选原料就是一件“麻烦事”,有时候甚至要选上一整天。再加上原料加工、捏塑成型,到最后的烧结打磨,由于还没有机械化生产,要做一件完美的黑陶作品,靠纯手工制作至少要耗费一周的时间。所以,对于制作黑陶的艺人来说,耐心和执着就更显重要。但即便如此,当初只有6岁的郭军华,在爸爸的强烈要求下,还是学起了这门手工技艺。郭军华说:“开始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也不知道这(黑陶)是什么。爸爸就非要让我做这个,为了传承。不是很想学。真的也不知道,六七岁的时候,就在爸爸旁边坐着玩,有时候星期六、星期日不用上学嘛,他就让我做这个。”


黑陶

从小被抱有很大希望的郭军华似乎并不想按照父亲的指示继承这项技艺,但是在严格的家庭管教下,这种反抗变成了顺从。同时他心里也明白,只要他学会黑陶,就可以拿出去换粮食。就这样,到十五六岁的时候,郭军华就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各种制作黑陶的工序。

上世纪90年代,搭乘着改革开放这趟通往春天的列车,二十六岁的郭军华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让黑陶走出大山,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一次次在村子里看见有外国人来参观黑陶制作,让他开始对大山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带着这份好奇,他揣上了四个黑陶,搭上了从昆明开往上海的列车。用他的话说,这次去上海,一是去见世面,二是给黑陶寻找出路:“当时已经在家里做的很乏了,坐不住了,所以我就出去了一次。那个时候我就这么说啊,在我们这卖两块四毛钱,所以呢,我顺便也带着这些产品,想去上海这些大地方找找市场。”


黑陶

然而,初次上海之行并不顺利。郭军华把从家里带来的四件黑陶作品在上海的外滩摆了一个小摊儿,没想到第一天就被保安轰走了。第二天,不甘心的他又出现在了上海的外滩,这一次,几个外国人,以每个八十元人民币的价格买走了他所有的作品,并向他详细打探了这些黑陶的文化背景和由来,鼓励他继续把这份珍贵的文化传承下去。从那之后,郭军华意识到,只要作品质量精致、有特点,总会有市场。回家之后,他才开始真正潜下心,仔细钻研如何制作出一个能代表藏族文化特点的精致黑陶。而这一研究,他就从一个年轻小伙,干到了不惑之年。郭军华说:“我希望在十年以后,每家每户都去参与做陶艺这一块儿。陶艺不仅仅是光做一个炊具啊,陶艺真的有很多种类,它可以做艺术品,但是在文化中我们一直在保持,一直在传承,文化的根是留住了,希望在十年以后,像这些年轻人、大学生啊,以他们的思路和想法,慢慢的把它做成既是艺术品,又是传统的炊具。希望把这个做得更精更细,一定要把这个传承下去。”


郭军华的儿子拉茸肖巴

近年来香格里拉旅游业逐渐兴起,尼西黑陶逐渐走出云南。但当地黑陶主要以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模式为主,从事陶艺的村民收入普遍较低。为了帮村民打开销路,保护和传承黑陶技艺,郭军华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聘请资深陶艺师负责制作工艺的研发和创新,并对当地村民不限量招收学徒进行培训,以带领汤堆村村民致富为己任,近几年效果显著。2008年,尼西黑陶被评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每年都会给陶艺师一定的补助,并组织他们外出考察交流。

郭军华告诉我们,现如今的黑陶也许已经失去了当初“换粮食”的作用,但不变的是要继续把藏族独特的文化符号在黑陶上雕刻出来,为后人留下宝贵的藏民族记忆。郭军华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拉茸肖巴对我们说,他的名字在藏语中的意思是“未来的智慧”,他希望自己用大学所学,给尼西黑陶赋予更多“未来的智慧”。他说:“现在我们尼西土陶有一点名气了,最主要的是把产品真的给做好,确实宣传的话慢慢会起来,把自己做好了。做传统的产品,跟现代生活肯定要接轨上,不能说做传统产品跟时代脱轨,那是不可能,我们有这个想法,最主要就是能在网上(售卖),要在网上卖,必须要把产品做好,产品不做好,在网上卖是不行的。”

(责编: 于超)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www.05520.com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